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或许,这是她与仙界最后一点瓜葛了,此去妖界,除了凶险万分之外,前路不知如何,未来不知方向。

    但她一定会走下去,为了那些死去的族人,为了她那生死不清,下落不明的娘亲,为了心中的信念,和想要寻找的真相。

    她低下头,看着掌心里那一枚已经没有了光彩的冰灵玉,脑海里不断回想起天外家主的话。

    当年,她娘亲得到冰灵玉之后,是通知了师门的。

    可通知了师门之后,不但没有人帮助,反而因为消息走漏而引来了无数人的追杀,最后狼狈逃窜,颠沛流离。

    而当年,她娘亲去历练之前,没跟任何人有暧昧,但被人追杀之前却怀了身孕。

    她的父亲是谁,当年又是谁出卖了她的娘亲,而那一个曾经最疼爱娘亲的师父,又在其中扮演着怎样的角色?

    这一切的答案,或许很快就会揭开了。

    她攥紧了手中的冰灵玉,明明要接近答案了,可为什么心里会有一丝慌乱。

    “别想太多,去了妖界,你想要的答案都会有的。”

    夜离不知何时站在了心弦的身后,从身后将她抱住,给她结实的胸膛,给她怀抱的温暖。

    “若是答案很残酷,我怕我会接受不了。”

    “无论你的父亲是谁,你就是你,不会因为任何人而改变。”

    “夜离,你是妖界的人,你听说过碧火宫吗?碧火宫的宫主,是个怎样的人?”

    “你忘了?过去的一切我都不记得了,我的记忆被玄颜封印了,就算听说过,现在也没有一点印象了。”

    心弦一怔,叹了口气,有些失望。

    “夜离,你真的不要想起以前的事情吗?”

    “暂时不需要。”

    “可你回妖界了,你却连自己的家都不知道在哪,会不会…不太好?”

    “家?”夜离一怔,然后以一种含着复杂情绪却又极为平静的语气道:“我想我应该没有家。”

    心弦一愣,她回过头去看向夜离,愣了半晌之后,她笑道:“这么巧,我也没有家。”

    “我们在一起,便是一个家。”

    “好啊,那我堕妖吧,我不修仙了,我跟你一起改修妖,以后做一个女魔头,反正我跟仙界也没半点关系了,是妖是仙,我无所谓。”

    “不要,那过程很痛苦,需要洗髓。”

    “我娘当初也是仙堕妖。”

    “所以我不能让你重蹈你娘的覆辙。”

    “可是我要去妖界,我这一身仙气太明显,如果不堕妖,我会寸步难行的。”

    “所以我先带你去一个地方。”

    “嗯?哪里?”

    “问那么多干嘛?到了你不就知道了?你这没见识的,什么也不懂就敢去闯妖界,要是闯了什么祸,害了夜离害了我,我看你这辈子怎么安心!”

    玄颜突兀的声音忽然插了进来,打断了心弦和夜离的对话。

    心弦眉头轻蹙,平时玄颜也喜欢嘲讽她,可这一次,她怎么觉得玄颜有些生气,而且是真的很生气?

    她刚刚又说错什么了?

    直觉告诉她,玄颜有问题!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