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一次两次,全都是冲着她来的,她的行踪是一定被泄露了,但是谁出手呢?

    妖界那些一直在等着他们的人吗?

    如果是他们,根本没必要用这么多暗算的手段,大可带人直接动手啊!

    而且出手的人如此的小心翼翼,看样子他并不想别人知道。

    应该也不会是仙界的人,因为整个岳中洲都被她搅得天翻地覆,有仇的世家全都灭了,他们就算想要报仇,也不可能会那么快,那么从容淡定。

    难道…

    心弦心头冒出了一个想法,大胆又可怕的想法冒了出来。

    会不会是碧火宫的那一位宫主,她娘亲的师父,已经知道她来了?

    当年追杀她娘亲的诸多妖界势力之中,并不包含碧火宫,它一直是置身事外的。

    但它到底在其中扮演着怎样一个角色,那就不得而知了。

    “完蛋了完蛋了,梦境破不掉,我们永远都要在这里了。这比死了还惨,死了能去轮回,困在这里就哪也去不了啊!”

    小兰花十分的着急,几乎都能听到它嗓子里的哭音了。

    “闭嘴。”

    夜离一道低声的呵斥,让激动不已的小兰花一下子不敢吱声了。

    毕竟他修为高,一切他说了算。

    “夜离,你有办法吗?”

    “梦境并非不能破,可以打碎它。”

    心弦一愣:“要怎么打碎它?”

    “找到它的边缘。”

    “哪这么容易?梦境之内变化万千,即便是走到附近了,也完全看不出这就是边缘啊,它会不断的给我们制造幻觉,制造麻烦,制造很多乱七八糟的东西,光是应付这些,就够我们费心费力的了。”

    小兰花焦急道:“照我说,不如试试看能不能交易去打动一梦堂,买通他们,让他们把我们给放了!之前也不是没有这样的先例,只要给的条件足够诱惑,就能改变我们的处境!”

    “可我们在梦境里,如何用金钱去打动一梦堂呢?总不至于对着四周大喊,我有钱,我要交易吧?”心弦想了想又问道:“你刚刚说的先例是什么情况?”

    “就…就是…”小兰花支支吾吾起来,它道:“就是当时一梦堂的老板看上了被下梦境里的一个小白脸,小白脸卖身去陪了一夜,老板就…就…毁约放了他们了。”

    “……”

    心弦差点没一巴掌拍死这死不正经的千手菱纱兰。

    “你的意思是要夜离去出卖美色?”

    “你也可以啊,一梦堂老板是个没性别的,可男可女,只要能色诱成功就行,你俩一起,没准有一个能成功,嗷…别杀我…我错了,不要啊…”

    心弦气不打一处来,将小兰花塞回了戒指里面,什么馊主意!

    “夜离,我们去找梦境的边缘,我就不信,我会死在这里!”

    “不会的,我会带你出去。”

    “对,我们一定能出去,什么大风大浪没见过,要是让我知道是谁暗算我,我一定将他挫骨扬灰!”

    心弦抓紧了夜离的手,满心的气愤。

    “小弦儿。”

    夜离略带沉重的唤了一声心弦的名字,让她忽然间心头一颤,有些紧张起来。

    “怎么了?”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