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少女有点突兀的话让男人愣了下,堂堂的闫家家主许久都没回过神。

    “我们什么时候领证啊?总不能让我继续这样不明不白住在你家吧。”时莺眨巴着如墨的大眼睛,偏头疑惑的看闫沐琛。

    这男人……该不会觉得她是个麻烦,不想跟她结婚了吧?

    她只是借他势力打压下楼思思、旁敲侧击了时梦滢而已,他该不会觉得她麻烦,不想娶她了吧?

    如果他不想娶她,那闫家飞一般的网速……

    时莺小脸瞬间变得苍白,感受过飞一般的网速,普通光纤她根本受不了啊!

    她揪着小手,颇紧张的看闫沐琛,“你……是不是嫌弃我脸盲,觉得我连你样子也记不住,所以不想娶我了?”

    “我发誓!以后我每天都会对着你照片画一张素描,一定努力记住你样子,别因为这件事不娶我啊……”

    少女紧张兮兮的可怜模样差点逗笑闫沐琛。

    他只是有点惊讶而已,她竟然觉得他不想娶她。她的脑洞是不是太跳跃了?

    闫沐琛藏住眼底笑意,狭长的眸子眯了眯,嘴角勾出一抹邪魅弧度,“如果每天给我画两幅素描的话,我们今天就可以去领证。”

    “成交!”

    用两幅素描保住闫家网速,这笔买卖很划算。再说她画不画闫沐琛也不会知道,就算她偷懒随便画几笔也没关系。

    时莺心底算盘打得很响,顷刻间就将自己偷懒的方法都想好了,闫沐琛却像是看穿她心底想法般淡淡开口,“每天画完都要拿来给我看,需要我签字才可以。如果偷懒画的不认真,那就重画。”

    “……”

    这男人,该不会是有读心术吧,竟然知道她想偷懒?

    时莺睁着大眼睛,气鼓鼓的盯着闫沐琛。

    闫沐琛唇边勾起一抹浅笑,饶有兴趣看了会儿少女可爱的小表情,在少女忍不住要发脾气前,他忽地开口:“我不记得自己告诉过你我私人号码,你是怎么知道的?”

    “我……”时莺气鼓鼓的小脸悄然收回,眼底划过一抹心虚。

    身为黑客QUEEN,她想知道什么还不是动动手指就能查到的?别说是闫沐琛的私人号码,就算是闫沐琛他爹的私人号码她也知道。

    可是,她是黑客这件事不能跟闫沐琛说啊。

    心虚一秒,时莺咧着小嘴十分认真的说:“是你告诉我的啊,我们第一次见面,我礼服被弄脏你借我礼服那次,你把你私人号码告诉我了。”

    “是吗?可我记得你说不用告诉你电话了,你会把礼服钱直接送到闫家别院,所以我应该没把我的电话号告诉你才对。”闫沐琛摸着下巴,状似思考,眼角余光却落在时莺身上,将她心虚的小表情尽收眼底。

    “告诉我了,不然我怎么会知道你的号码呢。你可是闫家家主啊,手机号比总统大大的还要严密,我可没本事弄到你的号码,就是你告诉我的,不过您老人家贵人多忘事,忘了而已。”时莺嘀咕着,嘴上打了个大大的哈欠。

    在精明的闫沐琛面前,她可不确定自己演技好得能不被拆穿,在被拆穿前她还是溜之大吉吧。

    “唔,明晚没睡好,我先回房睡觉了,BOSS大大过会见。”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