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剩下的老弱妇孺,她终究没有下手。

    他们离开的时候,兽皇一族血流成河,毁了大半,硬生生的从一个大氏族,变成了一个只剩下老弱妇孺的弱势氏族。

    这样的氏族,即便是心弦不动手,以后也会有远远不断的氏族觊觎他们,他们这一辈子都别想安生。

    兽皇一族被灭门之后,星陨一族和天狼一族慌了。

    星陨一族在心弦和夜离到来之前,已经准备好护族大阵,以及殊死一搏了。

    比兽皇一族更无耻的是,这个氏族将所有的族人全都召出来应战,老弱妇孺在最前排。

    美其名曰,让他们负责迎战和消耗,有实力的人在后面伺机进攻,寻求存活的机会。

    躲在最后面的,不是别人,正是星陨族长。

    心弦和夜离还是雷厉风行的打爆了他们的护山大阵。

    但厮杀却是绕了一圈,从最后排开始。

    星陨族长始料未及的被他们两个率先灭杀了。

    临死之前他都不敢相信,全族那么多人,他竟然是第一个死的。

    一个劲儿喊着保护族长的嘴脸,怎么看怎么可笑。

    星陨族长死掉了。

    心弦手里握着那一把滴着血的枯骨,开启了一场杀戮。

    星陨和兽皇一样,没有死光,但高层的统领者一个不剩了。

    星陨灭门之后,接着便是天狼。

    他们去到天狼的时候,天狼的人已经收到了所有的消息。

    他们没有打开护族大阵,族长带人出门迎战。

    他们拼死一搏,最终还是被血洗收场,甚至连没开的护族大阵,他们也给打爆掉了。

    一天之内,上灵域陨落了三个大氏族,空气之中都弥漫着淡淡的血腥味,人心惶惶。

    心弦去到天虹的时候,天虹的人已经在等着她了。

    与之前三个氏族不一样的是,他们没有手执武器。

    “当年天虹确实参与了诛灭灵狐的行动,手上也确实沾染了灵狐一族的血。族长已经为此付出了性命,若是你觉得还不够,我们几个长老在此以死谢罪,只希望不要伤害天虹其他的族人,也不要破坏护族大阵,这是天虹的依靠!”

    “那就自尽吧。”心弦面无表情的道。

    几个长老互看一眼点了点头,取出自己的武器当场了结了自己的性命,也了结了这一段恩怨。

    天虹一共死了五个人,一个族长,四个长老。

    其他的一切,全都保全了下来。

    心弦离开的时候,整个天虹都松了一口气。

    她没有再去银月,因为童谣说过,在族中动乱的时候,上一批掌权的人已经死光了。

    银月现在,也是一个人丁稀少,需要重建的氏族了。

    她也没有再去白泽,当年白泽没有出手,也没有参与,这件事情与他们无关。

    在上灵域那些小氏族还在惶恐不安的防备着心弦会去找他们报仇的时候,杀戮停止了。

    她安静的站在灵狐一族的王宫前面,看着如血的夕阳落下余晖,将那一把手刃了仇人的枯骨,插在了灵狐一族的王宫前面。

    枯骨报仇了,也回家了,今后,便让它在这里继续守护灵狐一族吧。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