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在她身边落下的时候,她四周围的人已经被她杀得心底发颤,下意识的后退了好一段距离了。

    而站在尸体堆上的心弦,在昏暗的月光的照耀之下,身上的气息越加的可怕。

    长剑还在发出嗜血的嗡鸣声,仿佛在邀请着剩下的人继续来喂饱它。

    顷刻之间,夜离和玄颜已经落到了心弦的身侧。

    他们三个人站在一起的时候,散发出来的强大气场,让他们不仅背脊发凉,不敢上前。

    原本夜离和玄颜两个人厉害,那也只是他们的事情,他们大可安排人手去拖延时间,把心弦给找到。

    心弦是他们的弱点,也是他们的目标,只要拖到足够的时间找到她,击破她,一切就都能迎刃而解。

    然而,她不知怎么的,忽然从天阶三重变成了天阶九重,修为和他们一模一样!

    她的修为和他们一样,实力又非常的凶悍,他们跟她打起来,一点便宜都占不到。

    她现在已经不是谁的弱点了,她是一个攻不破的强点,不是拖延时间就能解决的了!

    这一下,让这些费尽了心思,耗尽了精力想要拿下她的人,迷茫了。

    现在不仅是夜离和玄颜他们打不过,就连心弦他们也打不过。

    面对第三个打不过的人,还要一个个去送,那就跟送死没什么区别了!

    他们在彼此的眼中看到了犹豫,领头的一声撤退,所有人都转身跑了。

    然而,他们跑得快,心弦手中的剑更快。

    长剑直戳领头人的后背,血花飞溅出来,用一条命告诉他们,她现在,一点也不好惹!

    这下,不管是妖界的还是仙界的,那些人要多快跑多快。

    就怕他们三个不肯放人,赶尽杀绝。

    “她不过是天阶九重的修为,要不是人间有修为压制,把我拉到跟她一样的程度,我才不用惧怕她!”

    “没错!她要是有种敢到上界来,我们必定将她大卸八块,挫骨扬灰!”

    “君子报仇,十年不晚!她总会来的,我们在上界等她!”

    那些人越跑越远,声音也渐渐的变得很小,直至再也听不见。

    此时,夜离转身去看心弦。

    “弦儿,你没事吧?”

    “我有事…”

    心弦身体一歪,一头栽倒了在了夜离的怀中。

    深渊沟壑,黑山,帝尊寝殿。

    寝殿的大门紧闭,大门之外,玄颜坐在石阶上,戳了戳小白的脑袋瓜。

    “你家主人可真是厉害到家了啊!”

    小白一脸愤怒,张口想要去咬玄颜的手指,却被他轻易的躲开了。

    “一个晚上,吸了十多个人的灵力,仙界的妖界的,来谁吸谁,硬生生的把自己从天阶三重吸到了天阶九重,她就不怕自己爆掉?要是当时我在旁边,戳她一戳,没准还真的能爆掉。”

    小白尾巴一甩,飞起来朝着玄颜扑了上去,摆出了一副视死如归的模样。

    玄颜赶紧躲开,转身就跑。

    “我说的是大实话,她这么乱吸,体内的灵力紊乱,灵气暴涨,她这不是找死吗?神仙难救了!你有这个力气,不如去给她送个终,咬我作甚?”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