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要啊。”

    “那还不牵着?一会走丢了找不回来。”

    心弦停下脚步,回过头去,看到夜离还真的站在原地,把手伸出来递给她,等着她去牵。

    这傲娇的。

    心弦走过去把人给牵上了,然后道:“夜离,我想去妖界和仙界看看。我娘在灵域什么也没有找到,但是却在上界找到了一枚冰灵玉。这说明希望不是没有,只是它不在这儿。”

    “你说得对。”

    “或许,这不是全部的真相。后面发生的事情,未必没有转折。至少,那一枚冰灵玉是怎么来的,我又是怎么来的,我爹是什么人,这些都尚未解开,没解开就还有希望。毕竟,我娘为了找希望,连婚约都不顾了,怎么会忽然被男色迷惑,成亲生子呢?”

    “你说的对。”

    “所以,我想再找找线索,去上界看看。”

    “你说的对。”

    “你还有别的话可说吗?”

    “你说的都对,你都牵着了,我还能自个儿跑吗?当然是你去哪,我只能跟去哪了。”

    心弦回头看了夜离一眼,露出一抹满意的笑容。

    “不错,我驯夫有道。”

    “那什么时候履行一下夫妻义务?”

    “夜离,你以前可没有那么不矜持哦!”

    “这就是我不要那份记忆的原因,明明就是这么想的,却不会说出来,忒憋屈。”

    “……”

    心弦带着夜离走出了灵狐一族的王宫。

    走到王宫门口的时候,她还停下来,带着夜离对王宫深深的鞠了一躬,算是拜别。

    离开之后,她去的地方却不是上界的入口,也没有回黑山,而是朝着上灵域其他氏族的地盘飞去了。

    第一个去的,就是兽皇一族。

    兽皇一族的半空之中,两个人携手并肩,俯瞰整个氏族。

    下面的人看到他们两个到来,一个个都犹如惊弓之鸟,仓皇逃窜。

    要知道,自从心弦来到上灵域,兽皇族长为了对付她,几乎是将整个兽皇族里能用的人全都拿去用了。

    最后连他自己都死在了心弦的手上,却都还没有成功。

    所以,心弦这个名字,在兽皇一族已经变成了一个非常恐怖的存在了。

    兽皇一族的族长尽管死了,但长老还在,看到他们来者不善,又无从招架,赶紧就把护族大阵给打开了。

    那架势,颇有当年灵狐一族殊死一搏开启护族大阵的架势。

    只不过,当年围攻灵狐一族的人不计其数,而如今打上兽皇一族的,只有两个人。

    但即便是只有两人,还是把他们吓得不轻。

    当“轰轰轰”的声音传来的时候,死亡像是踏着重重的脚步声走来似的,让很多人惶恐不已。

    心弦和夜离两个人联手,直接打爆了兽皇一族的护族大阵,大阵一破,他们更是吓破了胆子。

    看到他们这贪生怕死的模样,心弦不由觉得可笑。

    当年硬要踩灵狐一脚的时候,怎样的硬气,如今呢?

    她和夜离两个人飞下了兽皇一族,把长老和堂主,以及所有天阶九重的全都杀了。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