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他即便是看不到她人在哪里,但空间就这么大,她就在身边,灵力爆出去,她总会被打中!

    她才天阶三重的修为,他这天阶九重的修为对付她,绝对是绰绰有余的。

    抱着这样一个心理,他的灵力不断凝聚,很快就到了临界点,马上就要爆开。

    就在此时,原本会侵蚀所有光线,保持黑暗的空间忽然间亮了起来。

    四周围亮起了一个个金色的符文,符文萦绕在一起编织成一个结界,将他一个人圈禁在其中!

    看到这一幕,宁今阳原本笃定的心猛然一抖。

    就在此时,他看到了结界的外面,心弦和夜离两个人正一脸好笑的看着他。

    仿佛在等着他爆开,看看他自己的灵力能把自己炸成什么个样子。

    那一刻,宁今阳觉得世界一下子忐忑了,原本的决心和信心全在瞬间倾塌了。

    他下意识的要收回爆发出去的灵力,可是已经来不及,外面的灵力已经爆了出去。

    他只得匆忙的收回能够控制的灵力。

    “轰…”

    一声强烈的巨响,在狭小的结界之内,灵力炸开,能量爆棚。

    整个地面都跟着颤抖了一下,头上的树叶刷刷的掉下来,就连四周围的异兽都吓得跑了个无影无踪。

    动静很大,但结界依旧稳如磐石,就连碎裂的痕迹都没有。

    光芒闪耀过后,灵力爆炸结束,结界之内的宁今阳躺在了地上。

    他睁着眼睛,脸色苍白如纸,浑身伤口无数,身下是渐渐蔓延出去的血河。

    “你们…赢了。”

    夜离的手一挥,将结界给撤除掉了。

    “十六年前我都没输,今天却输给了你们,你们赢得很漂亮。”

    宁今阳嘲讽一笑,他怎么也没有想到这样一个结果。

    明明没有什么绝对的,实质性的证据。

    仅仅是凭借一点点的蛛丝马迹就开始怀疑,怀疑之后不是拆穿,而是冷静的一步步设计陷阱反击。

    这样的心智,这样的城府,实在是深沉得太可怕了些。

    “我这一路走来,遇到的危险和陷阱,不计其数。可以说,我是踏着那些怀着恶意和贪婪的人的尸骨走到今天的。你这样的计量,实在是算不得什么。不是我厉害,而是你,太轻敌。”

    “踏着无数人尸骨走到今天的。”宁今阳喃喃道:“后面的路,只会有更多的刀子和陷阱,你觉得你还能走多久?”

    “无论多久,我都会义无反顾的走下去。灵狐一族的仇,我一定会报,即便是走到最后,只剩下我一个人。”

    宁今阳深吸了一口气,他的脸上露出了一抹意味不明的笑容。

    “你娘,当初也是这个样子的,那一颗心无比的坚定,尽管这一条路,只有她一个人在走。”

    “我娘当年到底在走一条什么样的路?”

    “不清楚,但总归不是什么好路。”

    心弦眉头轻蹙,她道:“关于我娘的信息,你还有什么要说的么?”

    “没有。”

    “既然没有,那你的命就没有价值了。为我娘,为师祖,为灵狐一族,偿命吧。”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