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傅清屹的声音很淡定,带着一股睥睨天下,淡定人心的力量。

    百里静雨一拍脑袋,想明白了。

    在京城,傅家可是顶尖的权贵世家,能让傅家为难的人家,充其量也就那么几家而已……并且,也不是害怕得罪人,只是给对方礼遇而已。

    至于家世实力比不上傅家的那些人家,其实说得凉薄一点,都是必须要求着傅家的,就算傅家不搭理这些人家,他们也不敢惹怒傅家。

    百里静雨前世虽然在艰辛的日子中磨练出了人情世故,但还是不太懂这些豪门世家之间交往的诀窍。她心思无垢,也不喜欢弄这些东西。

    眼珠子转了转,百里静雨“嘿嘿”一笑,将一个炼制好的阵盘塞到傅清屹手中。

    “大叔!”

    傅清屹挑了挑眉,想看看面前的小女人想干什么。

    他总觉得,没什么好事。

    瞧她这谄媚的样子。

    “老公……”百里静雨再接再厉,拉长了声音,略微有点沙哑的声音又很甜,又一种和平时不同的,撩人心弦的性感。

    情不自禁的,傅清屹喉结上下滑动,眯了眯眼,轻笑:“怎么?在打什么坏主意?”

    “怎么会是坏主意呢?”百里静雨眨了眨眼睛,惊讶反问了一句,转而又笑颜如花地抱住傅清屹精悍的腰,撒娇看着他,“这些阵盘卖出去也好,给傅家建立人情关系也好,都交给你好不好?你从我这里拿货,都交给你处理,嗯……咱们都是老熟人了,我给你打个折,一个阵盘给五十万就好了。”

    要知道,原本她是打算每个阵盘卖八十八万呢!

    给傅清屹五十万一个的夫妻价,真的很给面子了啊!

    傅清屹:“……”

    他忍不住伸手掐了掐百里静雨的鼻子,看着她,只觉得特别想惩罚惩罚她。

    原本,他以为百里静雨软语相求,是想让他替她操心怎么把阵盘熨帖地送到每一家手上的事情,没想到,这家伙竟然是想让他做经销商,给她跑腿做销售呢。

    坏不坏?

    坏!

    必须得教育!

    扣住百里静雨的手朝怀中一带,傅清屹强势地将她抱起,带着她朝书房外走去。

    百里静雨瞪大杏眸,一瞬间睡意全消:“等等,大叔,我还没整理房间呢。再说啦,我再坚持一下,熬个夜,说不定还能再赶制出几个阵盘啊。”

    “我们傅家穷到这地步,需要你这么拼?”傅清屹沉了沉凤眸,淡淡说道,“嫁给我,你可以在京城横着走,不用逼着自己这么辛苦。”

    人情来往的确是需要注意,但他傅清屹的妻子,根本不用处处都考虑别人的想法。

    因为,他会让别人都不敢质疑,处处考虑她的想法。

    百里静雨还有些犹豫,可傅清屹接下来的一句话,却让她心里涌起一股很莫名的感觉,彻底安静了下来。

    傅清屹说道:“其实,不止是傅家可以给你庇佑,就说你自己,现在已经强大到了一定的地步,别人也早就不敢轻易得罪你了,当他们求着你的时候,更不会介意前后顺序的问题。”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