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当年天虹曾受过东华真人一恩,恩深似海,这个面子还是要卖给他老人家的。”

    东华真人?

    心弦眉头轻蹙,似乎在哪里听过,但是并不熟悉,一时间她也想不起来。

    看到她这模样,天虹长老又道:“东华真人前不久收了一个小徒弟,资质非常的逆天,当做宝贝一样放在手心里捧着呢,什么都依着她来。”

    说到这个小徒弟,心弦的脑袋里立即出现了一个人的模样,时觅影!

    那一刻,她的心底升起了一阵难以言喻的温暖。

    她们是最好的朋友,相伴的时候共同进退,相离的时候不忘彼此。

    “原来是这样啊。”

    “是啊。”

    “那天虹族长可知道东华真人近日的消息?他们如何了?”

    “东华真人带着他的小徒弟去仙界了。”

    心弦一愣,露出了一抹十分惊讶的神色。

    “仙界?”

    “是啊,要不说东华真人怎么对这个小徒弟爱到了骨子里?短短的时间,从天阶三重飞升成天,资质实在是可怕!”

    原来,觅影已经先去了仙界。

    是她落后了,下次若有机会再见,那应该会在仙界吧?

    “他们已经走了,你其实大可不必忌惮他们,又何须送死?”

    天虹族长重重的叹了一口气,他道:“其实我的想法和银月以及白泽是一样的,冤冤相报何时了。当年的错误,就该由当年的人终结,不要再错下去了,如果死我一个人,可以换得整个天虹的和平,那便没什么不值,我不能再祸害我的子孙后代了。”

    对于这样的说法,心弦面上没有回应,心中却不那么是滋味。

    那灵狐一族的子孙后代呢?

    当年就这么断掉了,谁给他们未来?

    天虹的族人无辜,灵狐的族人就不无辜了么?

    看到心弦不吱声,天虹族长又道:“其实当年的事情,我们并没有讨到什么便宜。攻破灵狐王宫的是仙界和妖界的人,他们抢在最前面,掠夺宝物最多的也是他们。而我们这些跟在后面的,其实根本什么东西都没捡到,反而还要跟着他们一起承担诛灭灵狐一族的罪孽。如今回想起来,其实挺蠢的。”

    “说是蠢,不如说是自尊心作祟吧。”

    静静在一旁听着的白泽族长忽然开口,白泽一族,是当年唯一没有参与迫害灵狐一族的氏族。

    当初看是以为他们顾念往昔的情谊没有舍得下手,如今一看才知道,那是睿智之举。

    当初他们就看清了局势,动手了,除了背负罪名,什么也得不到。

    少作恶,少为祸,明哲保身,保存实力,在任何时候都更能保全自己。

    “其实当年有仙界和妖界在前,大多数人都清楚,他们根本拿不到什么。但灵狐一族,是千百年来上灵域的霸主,压在大家的头顶上很多年了。无论它有没有欺压别的氏族,被它欺压着也是十分的难受的。被压久了,压自卑了,能推翻的时候,无论对错,永远不余遗力,义不容辞。”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