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她讪讪一笑,蹭到他身边,挽着他的手臂:“对对对,三爷教训的是,小女子洗耳恭听。”

    “宋暖,你少跟我来这套,没用,”他嘴上说不,可是身体却很诚实的没有推开她。

    见状,宋暖觉得自己有戏,她一脸虔诚的看着他:“晏三哥,我错了还不行吗,我以后再也不这样儿了,真的,我保证,再看到这种事情,我一定有多远躲多远,我就记住一个原则,我的命,最重要。看在我这么忏悔的份儿上,你就别生气了,好不好,嗯?”

    晏廷温低头,盯着这个在自己肩头蹭来蹭去的女人。

    他被蹭的,怒火是没了,欲火来了。

    谁说她不会撒娇的,她不是不会撒娇,分明是不肯撒娇。

    看看,今天这不就是信手拈来了吗。

    晏廷温冷哼一声,没再数落她。

    若不是为了让她长记性,让她知道,做了伤害自己的事情,他会生气,那他真想把她撕碎吞掉。

    车子在别墅门口停下。

    宋暖松开他,晏廷温自己拉开车门,头也不回的下车了。

    她盯着他的背影郁闷,这男人……怎么这么难哄。

    她慢悠悠的下车,正这时,廷昀从后车下来,走到她身边。

    他双手抄在口袋里,转身,倚靠在墙边看向她,呲牙:“三嫂,被骂了吧。”

    她惊讶:“你怎么知道的。”

    “那位给我当了将近二十年的哥哥了,我会不了解他的脾气吗?他摆明是很生气了,恭喜你,惹毛他了。”

    宋暖白他:“这是值得恭喜的事情吗?”

    “这么大的事儿你都敢上,你就是欠骂。”

    “嘶,”她抬手敲了他额头一下:“你再说。”

    “我可是你的救命恩人之一,你不带这样过河拆桥的吧。”

    “你救我的事儿,我一辈子铭记在心了,可是哪有你这么落井下石的,你快帮我出出主意,我都哄了你三哥一路了,他怎么这么难哄。”

    晏廷昀挑眉:“嗯,我也第一次看到我三哥这样,可你不觉得,我三哥这么生气,是因为太在乎你吗?今天如果没有我三哥拉你那一把,我一定扯不住你。

    可你知道,我三哥拉你那一把的时候,他半个身子都必须要伸下楼,稍不小心,或者是当时那个楚颜乱动一下,那我三哥可能会比你们更先摔下楼吗?他是豁出自己的命在救你的,所以,我觉得,我三哥有资格生你的气。”

    他说完,对她耸肩,转身进了屋。

    宋暖站在原地,因为当时太恐惧,她完全没有意识到,那会儿她倒吊在楼外,想要抓住自己的腰带,得有多危险。

    她回头,看向大门,心中动容。

    晏廷温他……竟然可以豁出命救她。

    这份恩情,她永远,永远都不会忘记的。

    她淡淡的抿了抿唇角,迈步,推开门进屋。

    晏廷昀正在跟坐在客厅里的晏廷温发牢骚。

    “哥,你这样真的不厚道,哪有你这样的,为了掩护自己的心上人,就出卖自己的弟弟,还当众骂我,你到底是不是我亲哥呀。”

    宋暖挠了挠眉心,原来,他当时骂廷昀,也是为了保护她。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