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听到这来自上位者一般的,高高在上俯视蝼蚁一般的声音和语气,心弦的眉头便不由得皱紧起来。

    明明就是个贪婪无度,恬不知耻的凶手,还真把自己当做是什么高高在上的神祗了么?

    她厌恶这样的人,她恨不得撕掉他们面上那一层道貌岸然的皮。

    “灵狐一族,没有余孽。我是灵狐一族的遗孤,也是替灵狐一族讨回公道,送你们下地狱的人!”

    心弦的声音很冷,盖过了之前的任何一次。

    “余孽就是余孽,当年灵狐一族的苏云染私自偷走仙界的冰灵玉,犯下滔天大罪。我们要追回,灵狐一族竟然还包庇,这是罪上加罪。灵狐一族就是一个罪人氏族,子子孙孙,永远洗脱不掉这罪名!不过,你们也没有子子孙孙了,到你,就该结束了。”

    “没错,若是你能迷途知返,将功赎罪,将冰灵玉交出来,我们或许能放你一条生路。你年纪小,毕竟原罪不在你,我们不是大恶之人,不会为难一个小姑娘。交出来吧,这是你唯一的选择。”

    “且不说你们修为低实力差,就说你们人少,这一次也是不可能逃掉了。认罪,上交,并且发誓永远脱离灵狐一族,以之为耻,我们就放过你。”

    那九个仙界之人里,其中三个人,一人一句,冠冕堂皇,振振有词。

    仿佛他们才是正义,而被灭了族的灵狐才是污点,为人不齿,永绝于世。

    怎么会有这么恬不知耻人,怎么能说出这么不要脸的话?

    心弦呼吸变得紧蹙起来,她气得浑身发抖,气血上涌,恨意渐浓。

    夜离感受到她的情绪变化,内心也跟着发紧,这还是他第一次看到她这样生气。

    是了,对方把她连同她所有的族人全都贬低到了尘埃里,侮辱到了骨子里,换做谁,谁不气?

    他深吸一口气,握住了心弦攥得很紧的拳头,用掌心给她传递温度。

    “如果你想杀了他们,告诉我一声就可以。”

    心弦恨,恨自己为什么这么弱,恨自己为什么不能再成长快一点。

    这样的屈辱,唯有自己动手,才能亲自洗清啊!

    心弦还没有回答,对面的人却先不耐烦了。

    “我们即便宽容,但耐心也有限。身为仙界之人,不应在人界逗留太久,所以,快些把冰灵玉交出来,否则,我们只能动手了。”

    “交出来?”心弦冷笑着,神色却无比坚定,她道:“除非我死。”

    听到这话,他们九个人的脸色一下子全都变了,纷纷将自己的武器取出来,做好了直接动手硬抢的准备。

    “那你就…”

    他们话还没说完,心弦便强行打断了,她一字一句从心底到喉咙发出。

    “若我不死,你们全、都、得、死!”

    这话一出,原本还想维持着面上和善的仙界之人脸上彻底挂不住了。

    “好大的口气!那就让我们看看,你打算怎么让我们死!杀了他们!”

    话音落下,九个人的武器已经在手中。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