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她拼了命去获得的东西,没有丢,她的修为,她的眼睛,还有她的自信。

    “夜离,我觉得我自己好厉害啊。”

    夜离本想斥责她,不该不顾自己的安危,做这么危险的举动。

    可当他看到她那双闪闪发亮的眼睛,还有她那兴奋不已的笑容的时候,所有的斥责全都说不出口了。

    小哭包原来也是一个要强又坚强,努力又勇敢的人啊。

    不止步于此,不甘心当累赘,才会想要放手一搏。

    “你本来就很厉害啊。原来所有人都以为自己可以欺负你,结果被你反揍回去了。下一次,等他们再见到你的时候,谁都打不过你了,只能夹着尾巴仓皇逃窜。”

    听到这样的肯定和赞扬,而不是责骂和反对,心弦忽然觉得…

    好开心啊。

    “夜离,我想要抱抱。”

    夜离弯下腰将她抱住,然后在她的耳边蹭了蹭道:“为了奖励你,附赠一个亲亲。”

    “唔…”

    兴许是这一身结实的修为起了作用,心弦伤势恢复得很快,两三天的时间就又在黑山里活蹦乱跳了。

    童谣自打来了黑山之后,带着一群小不点跟那些不靠谱的小妖玩成了一团,死活不肯走。

    银月族长,也就是他亲哥,害怕他真的越混越深,赶紧把人给抓走了。

    而君落白这些日子来看过几回,自从白泽族长来了一趟之后,他也没再出现了。

    白泽族长是个看得清的人,既然不可能有希望,就别继续恋恋不舍,沉沦其中。

    而玄颜也故作深沉的玩起了失踪,不见了人影,还把小白也给拐跑了。

    他们走了之后,黑山终于宁静了下来。

    听闻仙妖两界的那些人都已经回去了。

    他们本以为能速战速决,这下问题棘手之后,便选择在上界守株待兔。

    他们一走,上灵域也安静了下来。

    但谁都知道,这安静不会持续很久,什么时候结束,心弦说了算。

    在心弦醒来的第十天,她已经将身上的修为巩固完全,成为了实打实的天阶九重。

    她将那一本重新合成的灵狐一族的书拿了出来。

    她已经能看见,但当她翻开书页的时候,里面依旧是空空如也。

    她的手指在那一个灵狐图腾上轻轻的摩挲着,到底要怎么样才能看到书里的内容呢?

    她思考得入神,夜离什么时候站在她的身后,她都没有发觉。

    “如果这里不行,去灵狐祭坛试试。”

    心弦一愣,猛然回过头看向夜离。

    “这本书,当初是在灵狐一族的祭坛内抢来的,或许只有回到它原本应该在的地方,它才能显出原来的模样。”

    “那就试试。”

    “走吧,我陪你去。”

    再一次踏入灵狐一族的王宫,心弦竟然生出了一种恍如隔世的感觉。

    第一次来,是君落白带她来的,陌生又感伤。

    第二次来,是来跟上灵域的各大氏族同归于尽的,决绝而又愤恨。

    第三次来,是带着夜离来的。

    这一次,不会有人再敢打扰,也不会有人再敢觊觎。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