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忍一忍就可以?不会杀了人?你们可别忘了,当年仙界的人下来在灵域和妖界大打了一场,那一次多少灵域的人因此凭白惨死,六大氏族又是如何被当做炮灰推出去的!打完之后,他们又是如何掠夺我们的资源给自己疗伤的!这一切就像是噩梦一样,你们还要再经历一次吗?!”天虹族长痛心疾首,实在不愿意再回顾当年的屈辱。

    “那也总比直接被灭门的好!她才是一切祸端的根源,只要她死了,只要灵狐一族死绝了,就没有什么事情是无法解决的!”

    “你们若是真的把仙界的人招下来,妖界的人必定会觉察到动静,届时灵域又将成为他们新的抢夺战场,生灵涂炭,尸横遍野,你们能担待得起吗?”银月族长情绪十分的激动。

    “可如果不招下来,就凭我们,现在已经无法阻止他们了!”兽皇族长指着心弦他们道:“难道你们有办法解决?”

    此时,心弦和夜离两个在一旁看戏许久的,又终于回到了话题的中心。

    “当年的事情,我们可以开诚布公的谈。”白泽族长上前两步看向心弦,他道:“孩子,你可愿意和我们好好的谈一谈,商议出一个解决的办法?”

    心弦被点了名,脸上露出了一抹嘲讽的笑容。

    “谈可以啊,责任划分清楚,情况讲述明白。当年参与了的,杀人了的,作恶了的,全都把命交出来,这件事情才能彻底了结。否则,免谈。”

    这话一出,那一边坚决启用仙珠的三个氏族脸色一下子全都黑了下来。

    “你们都听见了?这是免谈的意思!这是不死不休的意思!既然一定要死,我们辉煌一生,死在仙界的人手上,也比死在这个黄毛丫头手上来得有光!”兽皇族长瞬间就激动了起来。

    “不知仙珠启用,他们赶来要多长时间。如果还需一些时间的话,我想,你们还是得死在我的手上。”

    “你…”

    眼看着两边要吵起来,白泽族长立即过来规劝。

    “别吵了!杀人偿命欠债还钱,这是天经地义的事情。人总有一死,但若能不祸及氏族,不祸及后人,偿命了又如何?更何况当年诛灭灵狐一族,大多数是仙界和妖界动的手,轮到我们上灵域的时候,也根本就不剩什么活人了。”

    白泽族长看向心弦,又道:“如果当年参与了此事的各个族长,无论大小都愿意偿命,你可愿放过氏族里其他无辜的人?”

    心弦眉头轻蹙,她没有立即回答,却被星陨族长提前抢了话。

    “你开什么玩笑!竟然要我们自己偿命?我能活命我为什么要偿命?你说得轻巧!哦!我知道了,因为你白泽一族当年没有参与,所以你站着说话不腰疼是吧?你要我去死,你自己却活得好好的,你打得好算盘啊!”

    天狼族长此时也终于发现了问题不太对劲,他这么一说,似乎白泽那些匹夫在给他们挖坑!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