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玄颜刚跑一会,身后就传来了一道清脆的声音。

    “小白回来,不要理他。他这个乌鸦嘴,肯定说不灵的。”

    小白听到声音,转身回头,委屈兮兮的跳到了来人的肩膀上。

    玄颜停下脚步,回头看见那个小毛孩,周围围着那个死丫头养的所有宠物。

    那不就是银月一族的那个傻子小少爷么?好像叫什么童谣?

    “放心,她福大命大,风风雨雨这么多回都死不了,她这一次一定死不了的。走吧,我们去看看她,说不定她现在很需要我们的帮助,总比在这里听某人的风凉话好。”

    童谣带着一群小不点朝着寝殿走去,他敲了敲门,里面没有反应,推了推门,也推不开。

    他重重的叹了一口气,夜离还是把自己和心弦锁在里面,谁也不让靠近。

    “啧啧,说得好听,门都进不去。”

    玄颜站在身后,一脸看好戏的样子。

    童谣也不跟他生气,他很担心师妹,怎么一眨眼的功夫,人就变成了这样子呢?

    就在此时,君落白也从外面走了进来,他手里拿了一盒灵药,满面的担忧。

    “她怎样了?”

    童谣摇了摇头。

    知道出事的时候,白泽,银月,天虹,三个氏族都送来许多珍品,想要救她一命。

    可无论是谁,别说送到手上了,就连这寝殿的门都推不开,也不知道里面怎样了。

    君落白重重的叹了一口气:“她的性子真的是…唉…看来我这一盒灵药,也是无用了。”

    他话音刚落,一个小泡泡身形一闪,跳到了他的盒子上。

    下一瞬,盒子被咬破了一个洞。

    等君落白把盒子打开的时候,里面的灵药已经不见了,只有一个小泡泡,泡泡里有一条小黑鱼。

    “小黑!你怎么能乱吃呢?我今天没喂饱你吗?你怎么连师妹的东西都乱吃,这可是救命用的啊!”

    童谣赶紧把小黑抓出来,他怕君落白迁怒小黑,他赶紧把小黑放进了手掌心里护着。

    “你知道错了没有?师妹现在生死未卜,我们连门都进不去,也帮不了她,你还添乱,你就会吃!吃吃吃!你怎么不去把师妹身上多余的灵力给吃了啊!”

    童谣话音刚落,小黑忽然抬起头,露出了一个蠢萌蠢萌的笑容。

    然后它一个转身跳到了寝殿的门上,咬出一个洞,钻了进去。

    “小黑!”

    童谣想抓它已经来不及了。

    “这可怎么办?”

    “怎么办?等着给那条蠢鱼收尸呗。”

    玄颜忽然幸灾乐祸的走过来,脸上却露出了一抹久违的笑容。

    “厉害啊,那个死丫头怎么连这东西都敢养?长本事了啊!”

    “什么东西?”童谣挠了挠脑袋疑惑的问道。

    “你猜?”

    “……”

    玄颜欠揍的笑了起来,捏了捏童谣肩膀上的小白。

    “运气不错,你那个蠢主人有救了。”

    寝殿之内,床榻旁边,泡泡里的小黑吃饱喝足之后,心满意足的躺在心弦的身边,用泡泡蹭了蹭她的脸蛋。

    *****

    近期初晓身体不好,实在难受的时候会断更,我尽量不断,抱歉了。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